汝闻,人言否

刀剑长蜂/失恋的巧克力职人

有什么是我不敢鸽的……反正这篇也鸽了


不你没有按我大纲最多两次

你的心不沸腾

你的心不冰冻

你的心是远离城镇的宁静池塘

对什么样的风都不泛起涟漪

有时让人惧怕*1


“这么说,你失恋了?”和泉守磨磨叽叽整理长曾祢的话头,终于弄明白怎么一回事。

“我也没想到会这样,突然被甩什么的,不管是作为男人还是大哥,根本不能接受嘛。”长曾祢虽然人高马大虎背熊腰,经历失恋打击后看上去也不过一弱小无助的男高中生。

“唔,谁甩的你呀?”和泉守摸着下巴问。

“靠,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都说几遍了,是蜂须贺那家伙,蜂须贺,我弟弟。”长曾祢心态崩了。

“...

杨威利新的军装裤大小正好,先寇布的裤子好像有点大。杨威利人美心善,解下裤腰带问先寇布:想要吗?然后,杨威利被吃干抹净,裤腰带也没了。


*改自朱一龙和白宇梗。白宇穿汉服看见朱一龙就扯下腰带问哥哥想要吗,朱一龙当场拒绝并说我要你腰带干什么。


啊…然鹅,毕竟先寇布不是朱一龙,杨威利也不是白宇…

© 啊我是驴 | Powered by LOFTER